花式骑墙跑酷大赛70kg组冠军

  口乌口乌  

【相二】下周开始禁止下雨

其实跟禁止下雨没有什么关系

 


今天又是一个周日。

听见闹钟的响声的时候二宫马上反应过来今天是周日,马上起床,几乎是冲出了卧室,打开电视。

新一周的内容会是什么呢?昨晚他睡前想了很久,但是究竟会是什么,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才能知道。

到点了,每周日早上都要看见的主播依旧板着脸,对着镜头,向全国所有在这个钟点等待着他播报消息的观众一字一句冷冰冰地说:

“从下周开始,全国范围内禁止下雨。”

 

一大早就被敲开家门的相叶一手抓着睡衣的下摆,一手揉着还不怎么睁得开的眼睛,一句早上好含混不清地揉在嘴里吐不出来。

“相叶氏快醒醒——”二宫伸手抓住相叶的肩膀,吃力地摇晃着完全没有清醒过来的竹马,“我们去旅游吧!”

“旅游?”在二宫的摇晃里稍微找到了一点意识的相叶眨眨眼,梗着脖子,“下周要禁止的是旅游吗?”

“是下雨哦,下雨——”相叶妈妈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早上好呀小和,这一周也要出门吗?”

“嗯!”

“现在就去吗?”相叶妈妈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失落,“不来先吃个面包再出门吗?”

“对啊,不用这么着急吧?”相叶雅纪打了个呵欠,一点要出门的意思也没有。过了一小会,他才反应过来妈妈允许了他们的出门,赶紧回头,看见妈妈笑脸盈盈端着面包过来,“等等,妈妈,怎么每次都……”

二宫在相叶雅纪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就钻着他和门边的缝隙进了他们家的门,开开心心地接过了相叶妈妈递过来的面包,“我开动了——”

“只剩下一个星期了,”相叶妈妈把面包摆到他面前,“你就陪陪小和嘛。”

相叶雅纪本来还想替自己辩解什么,不过还是乖乖地拿起了面包,跟二宫一起啃着还热乎的面包。二宫看着他还是没有说出任何一句反对的话,笑着拿手肘捅了捅他。

这样的早晨也不是第一次了。相叶不如二宫这样对禁令那么敏感,他不会每周日早上早早起床打开电视看一下下周要禁止的是什么,但是对于马上就要被禁止的事情,他多多少少还是会觉得惋惜的。

并不是因为他多喜欢下雨这种事情,相反,他其实还挺烦下雨的,一出门总要把鞋子搞湿,而且溅上了泥水之后会很脏。他想,二宫应该也不怎么喜欢下雨吧?毕竟成天总要躲在屋子里,一个室内派,就连天气很好的时候都不乐意出门,更何况是下雨天了。但是现在他已经明白了,无论是什么事情被禁止,都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因为今天禁止了他讨厌的事情,下个星期说不定就要禁止他喜欢的事情了——每周禁止什么事情谁都说不准。

“那我们要去哪里?”

“哪里?”二宫的声音因为嘴里嚼着面包变得黏黏糊糊,听得不是很清,稀里糊涂说了一会,终于他还是听懂了几句,“哪里下雨就去哪里。”

“去了下雨的地方,然后干什么呢?”

二宫眨眨眼,似乎是要认认真真地说话,把嘴里的面包咽下。

“下雨天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那下雨天该做什么?”

似乎是问到了重点,二宫拿着面包,似乎是思考了好一会。他想着二宫应该快要说出什么很重要的答案了,但是二宫抹抹嘴,很认真地说:

“——不知道。”

 

虽然自己说了不知道该做什么,但是一坐上车,他就开始想下雨天该做什么。

出门之前只要确定目的地就好了,至于到了那里要做什么可以在路上想,不着急。但是相叶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一把拉着他的衣袖。

“到了那里要干嘛?”相叶的眉毛都快拧在一起了,“我看了一下天气预报,这个雨好像只会下半天,雨停了我们要干嘛?”

“雨停了……就去下一个下着雨的地方。”

相叶的样子看上去有点惊讶,但是还是马上接受了这个答案,只是点点头,马上乖乖地在座位上坐好,跟着车子摇晃。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自己还要他陪着做过很多没有道理的十分任性的事情呢。上一次让相叶这么紧张的时候,那个星期好像公布的是下周要禁止坐摩天轮,他就硬是拉着相叶去各个游乐园去坐摩天轮。他们一共坐了有三十多个摩天轮,各种各样的,有几个还不止坐了一次呢。那周的周六晚上,他们回到家,把那些在摩天轮上拍的照片封进小箱子里,把装着照片的小箱子认认真真地藏到了衣柜最深的地方。然后在新的一周的周日,他们再出门的时候还特意绕了远路去游乐园附近瞥了一眼,前一天还转着的摩天轮消失了。

禁止一件事情好像是十分简单的事情。只要在前一周的第一天早上公布出来,下周的第一天一开始,就会消失,像是它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全国上下,所有人都不再提起这件事,无处不在的巡警会用出现在家门口的身影提醒着所有人什么东西是不存在的,网上所有和它相关的言论、图片等内容都会一夜之间消失,相关的东西也会一夜之间无迹可寻。所以许多人会在它被公布禁止的那一周尽情去享受这件事,然后留下只能在脑子里装着的记忆,因为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下一周这件事就再也不能做了。

天开始暗下来了,他赶紧扒上车窗玻璃,看着车子离那片乌云越来越近。他赶紧拉了一把相叶的衣袖,“快到了!”

相叶刚才似乎是在发呆,被二宫这样拉了一把,回过神来的时候赶紧去拿自己的包。

“这么快就到了吗?赶紧拿雨衣出来,还有雨伞……”

“干嘛拿雨衣!”二宫抢过了他的包,“我们去淋雨吧!”

 

一下车,他们冲着没有什么行人的路上喊着,相叶怀里紧紧地抱着用雨衣裹住的背包,跟着撒开腿但是依旧没跑得多快的二宫后面。只不过才跑没几步,二宫一个急转弯就跑到了一个电话亭里头。

“不是说淋雨吗?”

“……这雨不大,淋起来不舒服。”二宫噘着嘴,把身上湿了一片的T恤捏起来,“这样的雨只能把身子淋湿,怪不舒服的。”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相叶抖着被雨水淋湿了一点的包,拿着跟头发一样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他。他撇撇嘴,看了一眼外面下的毛毛雨,又完全没有想淋雨的心情了。

“算了,雨天能做的也不只是淋雨吧?”

“嗯,躲雨也是。”

“不过这跟在家有什么区别啊?”他撅起嘴,从相叶手里拿过了手帕,擦着脸上的水,“明明下星期开始就不能淋雨了。”

“他们以后会怎样禁止下雨……唔!”

听到相叶把这样的话,他赶紧伸手把相叶的嘴巴捂得严严实实。小心翼翼地放下手,他看了看电话亭,这里似乎已经废弃了,破破烂烂的,毕竟这边是郊区,一些废弃的公共电话亭还是不少的,也没有麦克风和摄像头,就连电话上面都贴了一枚故障的标签,才松了一口气。

“笨蛋!”二宫往相叶的手臂上不轻不重地捶了一下,“要是被听见了怎么办!真是的。”

相叶缩着肩膀,确认二宫不会再揍他之后,才把肩膀松了下来,“这里不是郊区嘛,也没有摄像头什么的。”

这倒也是。二宫反省了一下自己刚在捶在相叶身上的小拳头,但是瞥了一眼外面正在下着的不大不小的雨,认真地想了想以后会怎样禁止下雨。这跟坐摩天轮是不一样的,要禁止坐摩天轮是很简单的,把所有的摩天轮都拆掉,让所有的巡警警戒着所有想坐摩天轮的人就好了。可是像下雨这种不是人可以决定的事情要怎么禁止呢?好像还真的想不出来。

“会不会把所有的会下雨的云吹走就好了啊?”

相叶的答案依旧十分跳脱,他忍不住笑了出声,“只是吹的话,会被吹到别的地方还是会下吧?”

“嗯……”相叶想了想,把手举过头顶晃了晃,“会不会像这样,把整片天空遮起来啊?”

“把整片天空遮起来——”他想了想以后一抬头就是一大片塑料薄膜的样子,“也不是没可能。”

“或者以后一到下雨天就不让我们出门也说不定。”

“然后让我们把窗帘拉上把门关上——”

“说不定还会有巡警在下雨的时候专门上门来问,”相叶把眼睛半眯着,把下巴往前伸着,模仿着那些街上到处都是的巡警的样子,“‘请问现在你有看见下雨吗’——这样的问题呢。”

“那时候一定要说‘没有’、‘没看见’这样的话哦。”

相叶咯咯咯地笑着,乖乖地点着头,“你也要记住要这样说。”

“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拿手肘轻轻地捅了捅相叶的臂弯,“也就你这样的人会一不小心说出口。”

“喂!”相叶佯怒着把眉毛竖起来,“我才没有那么笨!”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话来逗一逗相叶,但是他往电话亭外看了一眼。已经没有人用的电话亭的玻璃上有点脏,但是还是看得见外面的样子的。

雨停了。

“……回家吧。”

“不去下雨的地方了吗?”

“不去了。”

 

一般人对于下周开始就不能再做的事情是怎么想的?

是不是和二宫想的是差不多的?虽然他不敢说自己多了解二宫的想法,但是多多少少能明白一点。

他们还是没有直接回家。查到了坐车两个小时就能到的地方马上就要下起大雨,他们又坐上了去那边的车,摇摇晃晃,从迷蒙小雨摇到了大雨。

虽然这一次是真的是大雨,但是这一回二宫还是乖乖地穿上了雨衣。不喜欢淋雨大概是本能吧,就算下个星期开始就不能淋雨了。他看着二宫把鞋子都认认真真套上鞋套,忍不住揶揄他一下,“不是说大雨才淋的舒服吗?不淋吗?”

“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二宫梗着脖子,认认真真地纠正他的话,“我只是说不大的雨淋起来不舒服。”

“那大的呢?”

“也不舒服。”

只是说完,二宫自己也忍不住咯咯咯地笑了。他看着二宫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缝,眉眼都挤在一块。

下了车,他撑着伞跟在穿上了雨衣之后像只小企鹅一样走着的二宫身后。其实这边的雨也没有那么大,或者说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雨已经变小了也说不定。只不过来到这边,能看到这边有不少人。

“啊,在拍照呢。”

马路对面有个浑身湿漉漉的摄影师,虽然有雨伞,但是雨伞是给相机打的,他半个身子都在伞外面。镜头似乎是对着离他们没有多远的公交车站,似乎有点上了年纪的摄影师一边捶着腰一边稳稳当当地给自己的相机打着伞。

“下星期开始就不能再拍雨天了呢。”

“不过就算拍了也不能再拿出来了吧?为什么还要拍呢……”

“相叶氏,”二宫突然转过身,吓得他赶紧也停下脚步,“你会因为一件事情被禁止了就再也不去想它吗?”

被二宫这样一问,他有点想不明白。

一件事情被禁止了,就不能再做了,这一点他还是明白的。这种事情不用教,因为他们出生的时候,每周一个禁令就已经是事实了,他们无法去改变,也没有去改变的理由。因为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从来没有例外,那些在高层的人决定了要禁止什么就禁止什么,而且还有无处不在的巡警会盯着他们,让他们基本没有违反禁令的机会。

可是不做,不等于不会去想的。

就像坐摩天轮。坐摩天轮早就被禁止了,他也再也没有见过摩天轮,除了他们之前自己拍的那些照片。其实他一直瞒着二宫,没有告诉他,自己还是会时不时翻他们以前拍的照片。会想的,一定会想的。他并不是记性特别好的人,但是又有很多东西不想忘记,比如摩天轮登顶的时候二宫闪闪发光的眼睛,比如在摩天轮底下为了把摩天轮拍完整而只留下一半的二宫的脸,比如在夜晚登上摩天轮之后扒在玻璃上的二宫短小可爱的手,诸如此类。

似乎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二宫满意地点点头,“你明白的吧,这是在创造很重要的回忆,我们现在做的也是这样的事。”

二宫好像把自己想得太聪明了,他其实没有想到这一步。不过这种回忆确实很重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都要选择在这个时候在这里出现呢?大家都是想留下珍贵的记忆的吧?只有记忆是不会被抹消的,就算把它变得无法看见、无法认知、无法讨论的事物,也不代表它不存在,它会确确实实地留在记忆里。

 

每周准时到来的禁令的预告都是特别残酷的,由说话冷冰冰的主播板着一张冷冰冰的脸说出冷冰冰的内容,然后准备剥夺所有人在这件事上的一切自由。

唯一一点没有那么残酷的就是发出预告的那一个星期的时间:在这最后的七天里,大家可以再尽情地做这件即将被禁止的事情。

哪怕这并不是一件多么令人享受的事情。

大部分人都不喜欢下雨而喜欢晴朗的天气吧?可是今天在下雨的地方,还是有很多人专程跑出来,淋雨的淋雨,拍照的拍照……哦对了,还有拿着空矿泉水瓶去接雨水的,也不知道接了这瓶雨水之后要拿来干什么。

但是想留下什么来记住它的心情,他是完全能够理解的。

他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一整天都在外面的雨天里折腾,谁都会累的,就算是在哐当哐当摇晃着的车上,他也能感觉到困意袭来。不过就算困了他也不会睡着的,绝不会像现在自己旁边的人那样。

不知道相叶是在什么时候睡着的。刚上车没多久,走了一两站的时候还是清醒的,好像就一小会没有跟相叶说话,回过神来,这个人已经歪着脑袋睡着了。相叶的脑袋歪着,随着车子的摇晃,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也跟着晃啊晃,好像下一秒就会倒下来。他努力地靠着座椅把腰背坐直,但是都没有办法把自己的肩膀抬到相叶的脑袋边上。原本他们有一段时间是几乎一样高的,可是后来相叶像是偷跑了一样,突然就长得比他高了一截,他怎样都追不上了。他看着相叶的脑袋晃着晃着快要坠到他肩膀上,赶紧把背挺得直直的,把肩膀往旁边凑,在相叶快要挨到他肩膀的瞬间,突然睁开了眼。

醒来的相叶眨眨眼,看了看旁边马上把背猫起来的人,拿还有点迷糊的小鹿般的黑眼睛盯着他,“到哪里了?”

“还没那么快回到家呢。”

于是只睁开了一半的眼睛眨了两下之后又合上,过不了一会,脑袋又随着车子的摇晃有节奏地一下一下地点着。他看着相叶摇摇晃晃的脑袋,想着他们这像无头苍蝇乱跑似的一天,突然有点不安。

以前他做过一次噩梦。可能也说不上是一个噩梦,因为梦里他没觉得害怕,也没有因此惊醒。他梦见突然有一个周日,早上节目里主播变成了一只鱼头人身的怪物,拿凸起的泡泡眼瞪着他,说,下周开始禁止和青梅竹马交往。他和平时一样吃完早饭,和相叶一起上学,又一起回家。只不过回到家之后,和母亲像往常一样在餐桌上提起和相叶一起吃午饭时又看见相叶吃东西是舌头先吃到的样子,却看见母亲疑惑地说,雅纪,哪个雅纪?他走出家门,凭着记忆跑去相叶家,却来到了一个公园。他蹲在那里哭,哭着哭着就醒了。

他不知道自己哭什么,但是看一眼旁边跟着电车摇摇晃晃的脑袋的时候,他就想,这样一起搭车的光景,哪天要是被禁止了,坐足个七天七夜都是不够的。他还想和相叶这样摇摇晃晃摇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摇到他们老得门都踏不出去的时候,还要一起摇摇晃晃。

 

中午的时候天阴沉沉的,灰色的云堆在天空的一边。二宫以为应该会下雨了,扒在窗框边上等了很久,却等到了放晴。原本昨天看的天气预报上说的是晴天,见到乌压压的云的时候,他还在想这是不是一个惊喜,是不是马上就要有大雨了。风也吹着,看着那些身形也不怎么粗壮的树摇摇晃晃,他看着那些看上去颇不安定的乌云一点一点靠近,跟班上的人一起期待着下雨——

然后他们看见乌云靠近他们,然后又飘过,然后太阳出来了,比上午的时候还要灿烂。

这种时候,相叶见到他,自然看不到他的好脸色。不过还没见到相叶的时候,他脸拉得老长老长,但是看见相叶又笑嘻嘻地跑过来,他又不好意思再这样绷着脸了。

不过相叶还是看出了他的一点小心思,“怎么啦?不开心吗?”

“……算是吧。”

“因为晴天吗?”

“嗯。”

不过为了晴天而不开心,大概也就这个星期才会发生的事情吧?平时哪里有人会因为天放晴了而难过的,大家都巴不得有个晴天。他今天还带了雨伞来着,这样不是白白地把雨伞带出门了吗。

“不过我们班上竟然还有人做扫晴娘来着。”

他马上把眉毛拧成一块,“不会吧……”

“说不定是扫晴娘起作用了。”

“啧……”

听见他用力地咋舌,相叶笑了,在他背后轻轻地推着他走。“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吧,”相叶有点沙沙的声音在他脑袋后面冒出来,“其实你也没那么喜欢雨天吧?”

“可是,”他迅速地往前跑了一步,躲开了相叶推着他的手,转过身,“可是下个星期就不能再看见下雨了啊。”

“嗯,可惜是有点可惜——啊!”相叶突然一拍手,“不如我给你下一场雨吧!”

他还没来得及惊讶,相叶就已经抓住他的肩膀,推着他往前走了。他认识相叶这么多年,看不出来也从来没有听说过相叶有什么超能力让天上突然下起雨来的。

“等等,等等——”他赶紧扒住自己肩膀上的两只手,“你怎么给我下一场雨啊?!”

还在自己身后使劲推着自己走的相叶凑到他肩膀边上,在他耳边吹着让人紧张的风,“待会你就知道啦!”

 

“那我来了哦——”

他看着相叶冲着他用力地挥着手,有点哭笑不得,但还是乖乖地冲着相叶点了点头。相叶得到了他的答复,笑得见牙不见眼,然后用力地拧了一把水龙头。水从相叶手里捏扁了的软管口子里冲出来,刚喷出来的时候颇有一点要冲上天的意思,可是马上又落了下来,变成了许多许多没有成股的大滴大滴的水珠,噼里啪啦落在他头上。

“好凉!”那股凉意把太阳下山前积蓄着的燥热一扫而空,水珠噼里啪啦地掉下来,还随着相叶稍微摇晃的手变得忽大忽小,只要水往旁边偏移了,他就会追着过去。他伸出手,看着水珠落到手上,在手臂上汇成一股一股的细细的水流,倒是颇像之前他们碰到大暴雨时的样子,“好大的雨!”

“还能更大呢!”

正在为他下雨的人转过身,去拧那个水龙头。突然之间,他好想做些坏事,赶紧冲过去,趁着相叶刚弯下腰去动水龙头的时候一把抢过了软管,往相叶头顶的天空指着,噼里啪啦变大了的雨全落到了相叶脑袋上。

刚刚还在为他下雨的相叶突然被这么一淋,马上懵了一下。他看着那双还没有定好焦的双眼,赶紧往后退着,可是马上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相叶马上冲上来伸手来抢他手上的软管。那双被他看了许多年看得熟到能记住那里每一块骨骼的形状的手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努力地躲避着,可是透过从自己手上洒出去的大片大片的水珠的间隙,他看见被打湿了脸庞和衣衫的相叶依旧闪闪发光,在那双深不见底的黑溜溜的双眼里好像晃着自己的身影。

要被抓住了,他想,他看着那双笑意盈盈又一边凑得越来越近的眼睛的时候这样想。

马上面前挥舞着的双手抓住了自己,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一只手紧紧地拉住了他另一只下意识地要去推开的手。在握着软管的手不经意松开的时候,他后退着的左脚绊了一下,比自己要高出一些的相叶突然之间变得离他好近好近,好像下一秒就要连呼吸的空间都要被夺走。有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冲破了地球重力的束缚,可是马上重重地压到他身上的相叶的重量又马上告诉他其实并没有。软管掉在了旁边,依旧在哗啦啦地流着水。

“好重啊——”他笑着把趴在他身上嬉皮笑脸的相叶推了推,“相叶氏你好沉!”

相叶终于翻了个身,就势躺到了他旁边。他稍稍侧过脸,刚好对上相叶湿漉漉的脸上湿漉漉的双眼。被淋了一通,相叶身上的T恤湿透了,紧紧地贴在身上。

“你看,”相叶虽然被他淋得湿透还带着摔了一跤,“这可是我为你下的雨!”

明明只是玩水——他差点就要这么说出口了,可是还是没有,只是在旁边咯咯咯地笑着。相叶拿手肘推了推他,他也拿手肘顶回去。

“……这是我淋得最开心的一场雨了。”

相叶眨眨眼,大概是把他没有说出口的半句话也听出来了,笑得脸都要皱起来了。明明没有把“谢谢”说出口,这个人还能笑得这么开心的吗?

“那就好。”相叶坐了起来,头发上还在不断地滴着水,“不知道这种下雨以后会不会也被禁止啊?”

“大概会吧?你下给我的雨也是雨啊。”

他拉住相叶伸到他面前的手,坐起来,可是相叶就这样把他的手握在手心不放了。即使湿透了,相叶的手心也是温热的。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相叶捏在手心里,“……怎么了?”

“即使被禁止了我也还是要给你下的。”

“可是那可是被禁止了的哦,”他笑着晃晃手,带着相叶的手也跟着晃来晃去,“那时候你还能怎么办啊?”

“有些事情禁止了我也要做。”

相叶的表情看上去有点认真,他有点担心相叶要钻牛角尖了,拿另一只手在相叶面前晃了晃,“……真的吗?”

“我昨晚突然想了很久,”相叶突然一把将他的另一只手也抓在手心,“有些事情如果突然被禁止了,剩下七天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做这件事也是不够的。”

说这话的时候,相叶的表情十分十分认真,他一时想不起来上一次相叶露出这么一本正经的表情是什么时候了。他觉得相叶的手心越来越烫,快要烫伤他了,他想赶紧从相叶手里抽出来,可是相叶更加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

“如果以后哪天突然说要禁止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一起上学怎么办?”相叶紧紧地捏住他的手,“你会再也不跟我一起上学了吗?”

“怎么可能突然禁止这个……”

“可是连下雨都要禁止了,以后要禁止什么都不会奇怪吧?”

“那样的话我还是会一直跟你一块的——”

他拉了拉相叶的手,相叶这时候才放开了他的手。手碰到地上还在不停地流着的水的时候,他才发觉其实不是相叶的手热,是自己的手太凉了。相叶站起身,去捡起那根软管,回到水龙头旁边,继续捏起软管给他下着雨。明明都是快要太阳下山的时候了,相叶给他下的这场雨上却隐隐约约出来了一道彩虹。他看着彩虹和大雨后面的相叶笑着,好像是又找回了安全感,笑得满脸的褶子。

自己是这么喜欢下雨的人吗?

一股股的水流从身上淌过,凉凉的,衣服也全湿透了,湿哒哒地黏在自己身上。二宫从来都不是一个迟钝的人,相叶刚才究竟想说什么他怎么会猜不到。他伸出手去接那些从相叶轻轻地摇晃的手里洒出来的雨,噼里啪啦溅起来的小水珠落了一些到眼睛里,他忍不住眨了眨眼。

只是对同性的人告白,是早就被禁止了的事情啊。

 

这一次难得是他来找二宫。

二宫打开门,似乎刚要开口因为他的急躁吼起来,但是瞥了一眼他手上的汽水的时候只是拿白眼瞪了他一眼,然后就伸手拿过了他手里的一罐汽水。

他跟在二宫身后,闻到了一股很淡很淡的香味,头发还软趴趴地耷拉在脑袋上。他忍不住走得更近了一些,想要再吸一口这若有若无的味道。

他们坐在阳台上。现在的夜空没什么好看的,星星全都被厚重的云捂住了,一颗也看不见。可是二宫依然抬着头,一直盯着天空在看。

“在看什么?”

“看星星啊。”

二宫说得十分轻巧,好像理所当然,但是他一抬头,还是一颗星星都没有。

“不是没有吗?”

“看不见就是没有吗?”

好像确实是这样——他没想出什么能够接下去的话,只能乖乖地在旁边点头。虽然看不见,但是星星确实还是在的。北极星依旧会在勺子上,天狼星也会继续在西北方让人看着来自七年前的光。看不见,但是依然闪闪发光。

突然细细碎碎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依稀传进耳朵,他瞥了一眼时间,比天气预报上说的时间要早了些。他马上跳了起来,扒在二宫家阳台上的栏杆上,把手挥来挥去,“下雨了!”

“我看得见啦——”二宫马上也站了起来,但是眉毛都快挤在一起,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摆,用力地把他往后拉,“你快下来!”

“哦……”

他乖乖地从栏杆边上退下来,看见自己回到了墙边,二宫马上把脸拉了下来,小尖嗓在他下意识闭上眼的时候如约而至:

“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的,掉下去了怎么办?!”

可是这里是二楼啊,更何况他也不会不小心掉下去的——不过这话他没敢说出来,要是说了估计还要被二宫数落一顿的。

“不过真的,”二宫捏得手里的汽水罐子啪啦啪啦响,“下得真大。”

外面的雨噼里啪啦地下,雨珠看上去差不多有豆子那么大了。

“是不是知道明天就不能再下了,所以要一口气下个够吧?”

“笨蛋,”二宫笑眯眯的,“它怎么会知道明天开始就禁止下雨了?”

“那你又怎么知道它不知道啊?”

似乎是没料到自己会说这样的话,二宫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轻轻拿拳头打在他手臂上。挨了不痛不痒的一拳之后,他悄悄往二宫那边凑近了一些。

这样一起坐在阳台上,看着周六晚上下起的雨,好像有点浪漫。可是什么是浪漫,他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和二宫一起做这种看上去并不怎么理智的事情就产生的这种感想,大概跟人们口中的浪漫是一类的。

“果然还是有些话想要跟你说。”

他扭过头,拉了拉二宫的袖子。耳边都是雨水打得到处都是的声音,他有点担心二宫会不会听不清——因为接下来要说的话,是需要一些勇气才能说出来的,他藏了好久好久,一直没有说出口的话。只不过他刚要开口的时候,二宫迅速地举起了手,反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吻到二宫的手心的时候,明明二宫的手心是凉凉的,但是贴上自己的嘴唇之后就变得烫人了。他还愣了一下,看着二宫闪闪发亮的琥珀一样的眼睛越来越近,直到二宫的眼睛在自己眼前闭上。

那一瞬间他不敢呼吸,浑身变得僵硬,哪怕二宫只是隔着手掌亲了上来。只是感觉到这个人的呼吸变得那么近就会这么紧张,虽然二宫马上就放过了他,迅速地挪到一边,马上隔开了一个人的身位,像没事人一样。

“不能说的话就不要说了,”二宫停了一会,马上扭过头不让他看见自己的脸,“……也不是猜不出来你想说什么。”

虽然他看不见二宫的表情,但是早已发红的耳朵还是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好,”他往二宫那边挪了挪,手臂和手臂贴在一起,“那就不说了。”

外面的雨还在噼里啪啦地下,比他那天为二宫下的那场雨还要大。

“你说明天开始会怎么禁止下雨呢?”

“……谁知道呢。”

 

-END-

是不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这样就对了 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D


评论(6)
热度(32)
© 口乌口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