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骑墙跑酷大赛70kg组冠军

  口乌口乌  

“好像没告诉过你,我小时候因为看飞机云看哭了。我第一次看见飞机云的时候,看见它在天空中间拉出了一条明亮的白线,划开了天空,我觉得这样子很酷。但是我一直看、一直看,看着它慢慢变宽、变稀薄,然后消失,突然觉得难过,就哭了出来。
“我那时难过,是因为它慢慢地消失,而我怎么喊怎么叫它都不理我,自顾自地消失了。我以前难过,是因为你一声不吭就走了,除我以外所有人都知道你要走而只有我要接受你已经走了的事实,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又什么都做不了。
“我觉得这两种难过很相似,但是后者要令人痛苦得多。
“我其实很舍不得你。”

评论
热度(10)
© 口乌口乌 | Powered by LOFTER